首页

首页 > 师生园地 > 正文
时间:2022-06-09  信息来源:   作者:  点击率:

院士徐卫林曾为高考不如意郁闷一年多:人生是场马拉松,要有韧性地跑

去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武汉纺织大学教授徐卫林,回顾他成长和求学之路时说:“我小时候放牛就不是放的最好的,上小学也不是班上学习最好的,初中也不是班上最好的,高中也不是班上最好的。但我发现,到最后,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你要有韧性地跑。”

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考人数为457万,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为1076万,全国高考报名人数为1193万。人的一生中会面临很多次的考试和选择,即便结果现在不如意,也要学会坦然面对。长江日报现摘录徐卫林院士去年12月2日与武汉纺织大学学生交流时的分享,希望对青年朋友们有所帮助。

我是家里的老小。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家里穷,上学天天带咸菜,一个星期回去洗一次澡,有时中午跑回家吃一顿饭,要走七八公里的路。

读初一时,学费是20块钱。家人为给我凑学费,就去卖绿豆。那时候绿豆5毛钱一斤,一箩筐有40斤,姐姐就挑着箩筐去很远的地方卖。绿豆很重,把箩筐都挤瘪了。

那个年代,中考成绩好的都会优先上中专。我自己也想考个师范类的中专,早点毕业工作,以减轻家里负担。

但我没能考上中专,只好去读省重点高中。如果当年我上了中专,可能就没有今天了。这也算是“坏事”变“好事”。

高中考大学,我又没考上心目中的理想大学。我被武汉纺织工学院(武汉纺织大学前身)录取了,当时很郁闷,“纺织不是黄道婆干的事嘛”。

我们老家有一家床单厂,我当时觉得学纺织毕业如果进了床单厂,我的人生就完了。

那个年代高中不能复读,家里穷也不可能让我去复读。大学当时也不能转专业,即使能转专业也还是纺织那几个专业。

到大学后,我郁闷了有一年多。但人不能总是郁闷啊!大学那四年让我学会了冷静。我在冷静、纠结、郁闷中找到了一条路。

                                        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纺织大学教授徐卫林。(长江日报记者任勇摄于2021年12月)


当我知道本科毕业可考研究生后,就决定一门心思考研。为了准备研究生考试,我给中国纺织大学(东华大学前身)的老师写过信,也给天津纺织工学院(天津工业大学前身)的老师写过信。两所学校的老师都给我回了信,鼓励我好好学。

为了考上研究生,我把高中没用完的爆发力全部用了出来。最后我担心自己考不上这两所学校,就报了西北纺织工学院(西安工程大学前身)。

原以为西北纺织工学院只是一所普通学校,谁知我无意中考到了姚穆先生的门下。他可是纺织材料领域里最权威的人。师从姚穆先生后,我才找到了归属。

我是学纺织的,表面上看学的是纺纱,但姚穆先生要我做仪器,用仪器观察羊毛扭开后里面的微观结构。为了做仪器,我自学了模拟电路、电子电路等知识。

硕士研究生正常的学制是三年,我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学业,提前一年毕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我又跟着姚穆老师继续读博。读博期间,我的专业方向是光学,就是研究光在纺织品表面的反射、折射、透射。

两年半时间,我就进行了博士论文答辩。博士毕业后,我前往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师从著名的中国高分子材料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僖教授。徐僖教授的理念是用物理的手段解决化学问题。这又拓宽了我的科研领域。

回顾求学之路,从硕士到博士,再到从事博士后研究,我学到的是纺织领域里的交叉知识。我了解仪器又了解光学,以及高分子材料,知识面比较宽,这对我之后的研究工作非常有帮助。

我常说,我小时候放牛就不是放的最好的,上小学也不是班上学习最好的,初中也不是班上最好的,高中也不是班上最好的。但我发现,到最后,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你要有韧性地跑。这个韧性非常重要,一定要坚持住。

2000年,我在香港理工大学做完访问学者,可以选择的工作机会有很多,可以选择的高校也很多,但我主动回到了母校武汉纺织工学院。

当我决定来武汉纺织工学院工作后,很多人都问我,你怎么到这么个小学校去?和其他学校相比,当时的武汉纺织工学院太小了。

当时,学校科研很差,也没什么项目。但正因为学校平台小,它对人才就十分渴望,会为你的发展搭建重要平台。

我到武汉纺织工学院工作后,学校为我成立了一个研究所,提供设备和场地空间,并把很多好的资源投入到我们团队中。这让我们的团队进步非常快。

我从香港理工大学做完访问学者时职称是副教授。来到武汉纺织工学院后,学校要我申报正高级的教授职称。因为工作年限不够,我根本没想过我能去报教授职称,但学校鼓励我去申报。申报一次,我就评上了教授职称。所以我一直说,学校的舞台虽小,但你的发展空间很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纺织大学教授徐卫林。(长江日报记者任勇摄于2021年12月)


从武汉纺织工学院到武汉科技学院再到武汉纺织大学,这些年学校变化很大,我们现在有了省部级、国家重点项目,整个学校的学术氛围变得也浓厚了。

我的导师姚穆院士常常说:“小步快走,步步走稳。”人生的每一步都很重要,机遇也很重要。我考研究生就是一个机遇,为了抓住这个机遇,我把我毕生的爆发力都用了出来;之后,我成了名师的学生。后来读博士、做博士后、回到武汉纺织工学院工作,都是机遇。但机遇一定是给有准备的人,一定要把自己先做扎实。不要总是发牢骚,觉得机遇总是垂青别人不帮助自己。

评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后,我买了一张飞往西安的机票,去看望姚穆院士。求学期间,姚穆先生教会了我“韧”“仁”“忍”。我非常感谢我的导师,在他身上,我学会了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

“韧”,就是做事一定要有韧性。“仁”,是对人对事要有仁爱之心,懂得包容别人。

我们都是平常人,很容易双重标准。对别人一个标准,对自己是另一个标准,所以我们要经常换位思考。比如说和企业合作,现在有些老师刚和企业接触,一上来就谈钱。你要先能够帮别人做事啊,不然人家怎么愿意相信你?

我过去和企业合作,很少会和企业谈经费,都是企业找过来,我说先做吧,做完了事,我们再来谈。

如果你做的事情达到了企业的要求,后面自然会有经费和其他的一些荣誉。有时候账不要算得太细。

我的另一位导师徐僖先生常说:“吃小亏占大便宜,占小便宜吃大亏。越是吃小亏的人,后面吃多了,大机会就来了。”

我总在跟我身边的人讲,要吃得起小亏,不要斤斤计较。很多做学术的人,大事他不计较,小事却算得很细。比如工资少一块钱,他算得都很准,其实这些都要模糊处理。

现在的社会太浮躁了,学会“仁”还有学会“忍”。比如,大家现在都很难抵挡住手机的诱惑,上课时经常会看到学生坐在下面玩手机。手机浪费了我们很多时间。所以我们要忍得住,要忍得住外界的干扰,要把自己的一些不良东西压制下去,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样才能够真正去做一件事。

忍得住要有定力。每个人的成功自然有很多原因,但一定和他长期的努力付出、低调为人分不开。

清华大学校歌中有一句歌词,“立德立言,无问西东”。意思是,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无问西东。

我想把这句话送给青年朋友们,面对挫折、不如意时,不如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武汉纺织大学织新材料及先进加工技术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阳光大道1号 邮编:430200

联系方式:02759367810    邮箱:fzxcljgjs@wtu.edu.cn